您现在的位置在: 首页 - 级部窗口 - 2016级 - 级部新闻
寻忆扬州文化
【文章来源:高一年级部】 【发布人:高一(11)班 张艳】 【发布时间:2017-04-07 15:59:08】 【点击率:4799】

    走进扬州,见的是美景,忆的是漫漫文化之旅,是悠悠古城之脉。

汽车驶进扬州,迎面是春花媚颜,扑帘是亭榭旁伫,周围运河绵延而悠长,系着一座古城的几度繁盛,几度落寞。

当我看见双博馆里精美的纹龙瓷器,当我看见瘦西湖旁文人骚客的几处墨笔,当我看见金农漆笔的壮美奇异,我不关心古时盐商诱人的富贵,我不关心经济如何让一座城市变成古板的繁盛,我只愿踏入文化铺就的诗意小径。

不知这悠悠古韵是在扬州名曰“刊城”时便悄悄孕育,还是文人雅士来此的第一点墨迹打开了这一幅文化长卷。此日杜牧题吟“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萧”,彼时李白送友“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又见姜夔苦诉“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隋唐时“扬一益二”的豪语,被诗词文说明: F:\MEDIA\CAGCAT10\j0090386.wmf

人系在这幽幽深情里。月,是朗明;萧是清冷;风,是柔情;路,为香凝。赏尽秋月,醉弄萧笛,难怪诗人徐凝忍不住执笔“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忆扬州,最忆是“八怪”。寥寥几笔,尽显神色;瘦骨几画,神韵勾勒。纪念馆中“八怪”的雕塑被排立在一起。有人仰头吟作,有人双眸凝视,素雅之服,展现文人的高雅气节。人潮拥挤中,我瞥见一幅画作,似是嶙峋枯木搀服挺立,沧桑的树干歪曲倾斜,却像是决不愿倒下去。若是此刻走进画里,我会缄默肃立,但是此刻我唯有怀赞美与敬意。

说明: F:\MEDIA\CAGCAT10\j0149407.wmf

然而历史是位庸人,他会在美好上点几滴污迹,会让完美中抱有缺憾,不会让文化之路如此轻易地延伸至下一个时代。因而我望见古城的伤痕。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金人侵袭,国运堪忧,扬州烽火连天。朝代之更迭,时势之变迁,让多少文化就此湮没。作家余秋雨说,他看见了废井冷眼。他一步步探寻着文化,一步步掩面叹息。时代的硝烟烧干过多少口老井,断送过多少文化,我们不得而知。只是今日在扬州,望不见当年烽火,欣慰的是大大同情地留下的这些瑰宝,还让我们有幸承延这坎坷文化之途。

忽而想起那年的大屠杀,扬州邻近南京,难免受到些许牵连。面对敌人的刀剑直插入心脏,面对残忍的烧杀抢掠,会有人站出来说;“我的灵魂在哪?我的文化在哪儿吗?”那时的国人如何能知道,一个民族的心在滴血,而最痛苦的莫过于文化血液的流失:但此时柱上留名的人们,你们竟残忍到在其不流失时却悄悄加速它的变质吗?

没有哪一种文化没有遇到过敌人,就像没有哪一次白天能避过所有黑夜走下去。扬州的诗意与沧桑,让我窥见文化的真谛

望来时路,又春风十里。走进扬州,忆昔残雨湿广陵,观今春露古都。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路397号(南区) 安徽省合肥市寿春路252号(北区)  网站地图      网站后台管理
联系电话:0551-62858277(办公室) 62858227(教务处) 邮编:230061  技术支持:讯飞皆成
合肥六中版权所有       皖ICP备06007947号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8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