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德育园地 > 心理健康 > 案例分析

末路上的青春

【文章来源:网络】 【发布人:佚名】 【发布时间:2010-11-16 13:07:45】 【点击率:5683】

末路上的青春



 

  几个月以前,广东省的一些城市连续发生抢劫盗窃案,当地警方投入大量精力,对几个团伙进行打击清理,抓获犯罪嫌疑人近30名,缴获自制枪械9把。

  几个月以前,广东省的一些城市连续发生抢劫盗窃案,但是因为这些犯罪嫌疑人是流动作案,所以很难找到他们的规律,警方虽然也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但是一时间确实找不到线索。但是到了今年4月,广东省惠州市的警方突然又接到了类似的报案。根据受害人的描述,晚上23:00,她和男友在经过一条相对繁华的马路时遭到袭击,也就是十几秒钟的时间,没有防备地他们被人掳到车里蒙住眼睛和嘴巴,然后被抢劫。

  对于这样的作案手段惠州警方并不陌生,也正是这一点令他们感到棘手,因为这样的报案在一个月内已经十几宗了。警方只是了解到作案人数大概五六名,持有刀具之类的工具,但是车牌号码,车辆型号等具体情况都不清楚。对于犯罪嫌疑人的线索,警方一时无法把握,但是从这位受害人的描述里,他们的遭遇与其他受害人的情况毫无二致,都是强行拉上车,眼睛和嘴被封住,现金和手饰被洗劫一空。

 

  遇害者说,当时歹徒们还向她索要信用卡,她把卡交了出去,但告诉了个错误的密码。然而受害者没有想到劫匪拿到信用卡马上找到一个提款机,发现取不出钱之后,她和她男朋友被狠狠打了一顿。在这种情况下,受害者无奈,把真实的密码说了出来。之后,劫匪想换个地方再取钱,于是车子又开动了。在受害人的回忆当中,警方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汽车经过收费站时,让受害人低下头不许动。

  过收费站,是警方以前没有想过的,因为车里绑着人,劫匪一般不敢到人多的地方,而这帮人不仅敢在比较热闹的路口下手,而且还有胆量押着受害人经过有监控设备的缴费站。惠州警方马上调出惠州高速路收费站录像,在近百小时的资料中,目标清晰了。这是一辆车牌号为粤SFE264的白色面包车,在经过收费站交钱时,驾驶员只把车窗放下一条缝,在交钱时显得很困难。那么这车里面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呢?警方决定从这个白色面包车查起。

  警方在随后的侦查中发现,车辆管理记录中根本没有粤SFE264这个牌号,这个牌子是违法自制的假牌子,这使警方如获至宝的线索顿时显得没有了意义,案件侦查重新没有了头绪。而此时,这没有头绪的案件还在频频发生。一时间,舆论对劫案未破的不满此起彼伏,广东省一些城市的市民对治安也有怨言。

 

  面对市民的质疑,惠州警方家大了夜间的布控和巡查,治安状况一时得到好转。可是没有多久,劫案再次出现,而这次难能可贵的是,受害者在被劫过程中看到劫匪落脚的地方有一串电话号码。警方根据这个号码对周围进行了秘密地调查,其中发现有个发廊非常可疑。

  随后侦查员们开始对这个发廊进行监控,很快发现这个发廊来往人员比较复杂,但是一直没发现面包车一类的作案工具。

  在这种情况下,警方波澜不惊,对发廊里的人员悄悄进行了调查,他们很快弄明白了最常来这的顾客中有一伙年轻人。这几个人大都纹着身并且出手阔绰,经常到当地高档的酒店嫖宿。侦查员们马上到几家酒店查询入住登记资料和监控录像,最终排查出了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的真实姓名。随着调查的深入,几个犯罪团伙的具体情况逐渐浮出了水面。今年4月27月,惠州、东莞警方出动上千警力,对几个团伙进行打击清理,抓获犯罪嫌疑人近30名,缴获自制枪械9把。

  今年8月29日,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实施近50起抢劫致1人重伤8人轻伤的11名犯罪嫌疑人公开宣判,被告人许立俊,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黄荣宁,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缓刑2年执行。被告人林良宁,犯抢劫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4万元。

 

  犯罪嫌疑人的作案手法猖獗,公然危害社会,对当地的人民群众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本院对其中的主犯判处死刑最低的也判处有期徒刑5年。11名犯罪嫌疑人中,最大的25岁,最小的今年刚满19岁,他们的籍贯相同,从小是玩伴,大了就相约一起出来打工。

  许力俊,今年20岁,法院经过审理认定他参与全部44个劫案,并曾在实施抢劫时开枪致人重伤,他被法院判处了死刑。今年19岁的黄荣宁是这个团伙里最小的人,但是这个青年在团伙中的位置显然和他的年纪不成正比。检察机关公诉指控,黄荣宁组织参与了全部44宗案件,他被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令人吃惊的是,黄荣宁说他的父母很早就知道自己在外面的所作所为不是好事,但是山高路远,他们无能为力。因为家里穷,父母竟然还对黄荣宁心怀愧疚,什么事都听儿子的。

  过分的宠爱和放纵,这个贫穷家庭的独生子如今坐在了法庭的被告席上。面对镜头,这些年轻的罪犯看起来仍然是普通打工仔的模样,语言中甚至还透出怯懦,但是他们要为自己犯下的罪行而度过漫长的牢狱生活,甚至结束生命。

  主持人:抢劫抢夺确实对社会治安的影响特别大,如果我们到了一个城市,大家传闻说这个城市抢得比较厉害,那所有人心里面肯定不踏实,更不要说整天在这个城市生活的人,所以应该说公安部门这些年对“两抢”的态度也是非常严厉。

  阮齐林:“两抢”案件属于街头犯罪,按照通俗的理解,“抢夺”的法律表述就是趁人不备,公开夺取。抢劫是暴力胁迫抢取,如果他强行夺取的行为还没有暴力程度,一般的就定抢夺,它和盗窃诈骗处罚是一个档次的,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

  主持人:鉴于“两抢”这个街头犯罪比较猖獗,所以司法机关一直在加强打击力度,广东省今年2月份就出台了一个审理抢劫抢夺案的意见,像抢夺的话,涉案金额高于500就可以认为数额较大。

  阮齐林:抢夺和抢劫的界限也不太明确了,特别像飞车抢夺比较常见的,如果知道会造成他人的人身伤害还故意这样做,并且也造成了人身伤害,这种情况之下就按照抢劫来定罪处罚,那就严厉多了,不管数额,都是三年以上。

  主持人:从犯罪学研究的角度来看,这些年广东的这些“两抢”有没有一些大的特点和规律?

  阮齐林:它的特点就是犯罪人低龄化,有的时候以团伙形式互相配合协作作案,发案的频率会越来越高。

  主持人:在我们记者的调查里面您也看到了,发生在这些青少年身上的事情具有一定的规律性,我们去年的一些媒体报道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比如低龄化,而且他们往往来自经济欠发达地区,在这种时候他们明明知道抢夺有可能造成人身伤害,但是他们仍然会挺而走险,您觉得为什么?

  阮齐林:犯罪原因是复杂的,都是在强调综合治理,司法惩治加强刑事打击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某种意义上讲它只是一个治标的方面。要治本的话首先就是需要关注外来人口,

  他们本身收入低非常微薄,在家里谋生很困难,离乡背井到城市来谋生,这也是中国城市化的必要过程。我们要关注这个群体,首先给他们提供谋生的条件,另外一方面也要加强对这部分人的管理和教育,如果给他以正确的引导,他也不至于走上犯罪的道路。

  主持人:我们也要谈到自己的防范,您有什么建议?

  阮齐林:在防范方面,尽量地少带包,免得招引这个罪犯成为被侵害的目标,再有不要去那些比较偏僻人少的地方或者不要太晚出去。其实在面对这种案子的时候警方压力也很大,因为规律比较弱,同时因为这些人的流动犯罪,但是一旦警方加大打击力度,还是能够收到明显的成效。

  主持人:我们今天讲到的这个“两抢”团伙的覆灭其实是一个特别大的悲剧,一方面对于受害人来说是悲剧,另外一方面所有的犯罪嫌疑人的人生也以这个悲剧来作为了自己的终结。当我们在说到怎么样改变社会秩序,怎么样尽量减少“两抢”案件的时候,一方面当然要依靠警方的全力出击,而另外一方面可能也需要社会的每一个人仔细考虑考虑,究竟有什么样更好的建议和方法,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社会话题。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路397号(南区)
安徽省合肥市寿春路252号(北区)
网站地图 网站后台管理
联系电话:0551-62858277(办公室) 62858227(教务处)
邮编:230061
技术支持: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
客服电话:4000-199-199
合肥六中版权所有
皖ICP备06007947号-1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8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