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德育园地 > 心理健康 > 案例分析

问题少年惹纠纷

【文章来源:网络】 【发布人:佚名】 【发布时间:2010-11-16 13:09:54】 【点击率:5534】

  
       内容简介:广东某小学五年级三班的小明十分调皮,总爱和同学打架。一些学生家长怕影响孩子学习,要求自己的孩子不去上课了。

     前不久,某小学的家长们不让孩子去上学了,原因是孩子们在学校里总受到一个叫小明的学生欺负。其实小明在班里的表现学校也是知道的,据家长们说,5月19日,也就是家长不让孩子去学校的4天前,五年级三班开家长会时班主任老师说了这样一番话今天小明打架了,吓死人了。家长由此认为,让自己的孩子在这样的班级里上课不太安全。


     一份呼吁书就这样产生了,上面写到:强烈呼吁学校校长加强对不良少年的教育,挽救保护我们孩子的正当合法权益不受侵犯,保护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呼吁书的下面是29名家长的签名,第二天家长就要求自己的孩子不去上课了。

     罢课事件发生的第二天当地媒体就做了报道,报道的标题叫做《抵制调皮学生家长导演罢课》。这个报道出来之后立刻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有人同意,说自己家的孩子受欺负凭什么不能用这种办法,但是更多的人提出来的是反对,大家说如果你家长这么做了,反过来想想,是不是您在侵犯小明的权利。而到了这个时候,大家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小明身上。

     据老师说,小明的父母在他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后来他的爸爸妈妈分别结了婚,小明就一直跟年迈的奶奶生活在一起,从小到大,小明都没有感受过父母的关爱,心理敏感又脆弱,行为上也有些偏激,容易通过打架的方式发泄自己的不满。老师说,小明有一个优点是班级乃至全校引以为豪的,那就是他的体育成绩特别好,而且很有集体荣誉感。

     有一次学校让小明代表学校参加区里面的田径比赛,后来他在踢球的时候把胳膊给弄伤了,学校让他在家养伤。可是小明主动找到校长,表示愿意去参加比赛,愿意为学校争光。5月24日上午,也就是学生罢课当天,小明知道了班里其他同学集体旷课是因为他的原因。下午的时候,小明独自离开了学校,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的想法。罢课事件发生后,记者试图采访小明的同班同学,不但学校不同意,家长听说了记者的想法后也很紧张。

     《南方都市报》的记者王莹曾经同五年级三班的孩子有过一次简短的交流,王莹问孩子们想不想让小明离开,孩子们考虑了一下说,如果小明能改正缺点就可以不用离开。看来,孩子们要比大人更单纯,更包容一些。罢课事件发生的第二天,小明回到了学校继续上课,听说姑姑把他从奶奶那里接到了自己家里,每天接他上学放学,一些好心人通过媒体了解了小明的情况后,表示可以义务给小明补课,可以给他做心理辅导,但是小明的姑姑还是坚决不同意媒体记者同小明见面。


     罢课事件发生的第三天,《南方都市报》又有了新的报道,在报道当中就介绍了小明的家庭背景,包括小明以前曾经遭遇的一些困境,同时这篇文章里面也表示,说小明现在在发生了一些转变,希望更多的学生家长对小明包容一些,而学校也开始对这个事件有了回应。罢课事件后,学校也迅速拿出了三点处理意见:第一,加强监管,第二,加强教育,第三,建议家长给小明换一个环境。但班里其他孩子的家长们还是有些担心,他们担心自己的孩子仍然回受到威胁。

     就在记者将要结束采访的时候,听说小明又同六年级的一个孩子打了一架,起因是那个同学当众奚落了他,看来罢课事件的核心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一个孩子的权利和全班同学的利益究竟该如何权衡呢?整个社会又应该如何对待像小明这样的孩子的成长呢?

     主持人:我们今天请到演播室的嘉宾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陆士桢教授。陆老师,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讲,家长有权利要求小明退学、转班、换学校吗?

     陆士桢:理论上来讲,如果他们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小明完全侵犯了孩子正常的学习权利,比如犯罪行为,家长就没有权利要求小明退学。

     主持人:但是您所说的权利受到侵害这个概念挺抽象的,比如说什么叫学习的权利受到侵害呢?

     陆士桢:这一点恰恰是我们国家《未成年人保护法》本身的在执行当中的缺陷,这个法律更像一个原则性的法规,什么样的情况下你的权利受到侵害了,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

     是很难判断的。我们只能说你有证据证明这个孩子对你自己的孩子形成了伤害,而这种伤害足以可以你到法院起诉,如果法院认定,就可以根据推理认定他妨碍了你的孩子健康成长。  

     主持人:现在因为小明的存在,孩子们受到影响,学校也觉得难办。现在学校有三条意见,第一,加强监管,第二,加强教育,第三,建议家长给小明换个环境,感觉都特别虚,和没说一样。

     陆士桢:解决这类孩子的问题实际上是教育的责任,今天既然谈到对这些有特殊问题的孩子的教育,我想最有发言权的应该是他们的老师。


     主持人:我们在演播室也请到了一位非常特别的来宾,张老师是小学的班主任老师。张老师,在您的班里面有没有遇到过很捣蛋的小孩儿?

     张老师:有这样的学生,遇到这种孩子我们肯定是要特殊对待,以表扬为主,挖掘他身上的闪光点,然后以这个点带动面,用表扬激发起这个孩子的上进心,在班级里可以搞一些活动,使他们身上的闪光点得到发挥,在其他同学面前也能够得到尊重。

     陆士桢:其实这个问题还是个教育问题,显然不属于少年犯或者该送到社区里监管的人,处置这种孩子应该是两个领域,一个就是应该有一些机构,比如工读学校,它是属于教育领域,是一种社会管理的方法。具体到班级里的,在这个过程中引领其他的孩子首先要学会包容,不是把他看成一个怪物,而是看成一个他生长过程中需要伸出援手的同学。我们怎么样在老师带领下培养对他的爱。

     主持人:所以今天我们讨论的表面上看是一个班的事儿,是一个年级的事儿,往深了说这是一个特别有价值的话题。每个学校每个班级都存在着一些问题少年,当我们对待这些问题少年的时候,一方面我们要建立起来一些对于特殊孩子的特殊教育,比方说工读学校。但是更重要的,当这些孩子们在我们学校的时候,作为同学作为老师,作为其他同学的家长,我们是不是需要给这些孩子们更多的关爱。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路397号(南区)
安徽省合肥市寿春路252号(北区)
网站地图 网站后台管理
联系电话:0551-62858277(办公室) 62858227(教务处)
邮编:230061
技术支持: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
客服电话:4000-199-199
合肥六中版权所有
皖ICP备06007947号-1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8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