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在 - - 国际教育 - 荣誉课程
合肥六中学子“美国游学”系列报道之七十三
【文章来源:】 【发布人:高一国际班 朱文倩】 【发布时间:2014-08-03 13:06:00】 【点击率:4655】

感触来自博物馆

 

 

上午上完课之后,GRCC的老师说今天要去飞博物馆,身为Star Trek的粉丝参观有关飞行器的博物馆对于我来说类似于一场朝圣,而且在课上听Linda说最近飞行表演队Blue Angle在博物馆附近机场训练,她放映了相关的视频,视频里一架架蓝色的波音F/A-18大黄蜂在空中在彼此极其接近的距离呼啸而过或是以几乎坠落的姿势俯冲而下,亦或者忽然火箭似得垂直冲向天空,让人既热血沸腾又不禁为这些飞行员担心。

当最后这一幕发生在我的头顶上时这似乎就像是一场过山车有惊无险。

刚进博物馆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几十家大大小小的飞行器悬浮在空中,就像它们同时定格在飞行的一刻,它们的时间冻结在那一刻并被收纳入博物馆永远静止着。稍微回过神来,观察下周围,左手边是一条长长的隧道,从隧道开始端的古老飞行器不难推断是讲飞机的早期发展史;右手边是有关近代航天器的展览,从不用机场导航的波音737模型到NASA的展览一应俱全。

但最直观的也是最让人迫不及待的,是眼前的玻璃大门——巨大的战斗机真停靠在晒得发烫的空气中,虽然退役却依旧威风凛凛,有一种让人震惊地合不拢嘴的力量。

尽力收敛住惊叫、大步跨入阳光下,那近在咫尺的感受是电视里是完全不能比拟的,靠近飞机时几乎可以感受到它外壳在阳光下的温度,可以仔细观察它发动机里巨大的叶片,甚至可以仔细看清楚机身上的按钮并向一旁的士兵问清楚它的用处;忽然,一阵震耳欲聋的呼啸声从天而降,引得人们纷纷抬头看:那是Blue Angle飞行队。当我抬头时一架飞机就在面颊正上方翻了一根跟头,拉出的圆环状的烟就像位于西雅图的大摩天轮,悬浮在空中然后渐渐消散。

再后来,我们在室外参观了美军的食堂,一架运输机的内部以及切实摸了一会M-13,说实话枪的重量真的不是一般女生可以单手举起的更何况还要背着在阿富汗的沙漠里越野好几公里,全世界的士兵其实都挺不容易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国家,在边境或者其他国家的战场承受着针对自己国家的最尖锐的仇恨和敌意。

当我们回到室内去切实探索这栋博物馆时,切身的感受就是时间不够,因为这里展示的内容比国内的普通博物馆要充实很多。

首先是飞机进化史,从一开始莱特兄弟确立了飞机的三轴控制方向,到波音初代涡轮发动机再到二战后,各种展品和物件一应俱全。之后是航天馆,继续刚才没有讲完的故事,从二战开始纳粹的火箭计划到苏联的火箭再到后来的美国自身的航天飞机和太空食物,清理登月宇航服的玻璃纤维毛刷,还有降落在海面的返回舱,大大小小一应俱全。但最令人感动的还是模拟国际空间站,里面有一位前航天员,当然他现在是个长得有点像飞屋环球记主人公的老爷爷,带着微笑一点也没有厌烦向我诉说着发生在空间站里的实况,比如:太空里航天员的睡袋实际上心理安慰作用和固定作用比睡觉作用要大,还有如果在空间站里丢了东西最后会在空气循环入口找到,因为循环空气系统像一个环流的河一直不断地带着空气无限循环……最后,是飞机博物馆,收录了大大小小许多二战时的飞机和相关物件,我在那里发现了当时外援中国的飞机还有时任政府批发的执照,上面还有很多日军的军旗,这代表着击落的日军飞机的架数,显然这里的飞机都是曾经在战场上战斗过的,背负着许多血泪和人间恩仇,它们曾经让人闻风丧胆但现在也仅仅是停靠在这阴暗的馆室里帮助人们回忆过去,记住过去。

其实人也是这样,在最壮年的时候让人爱慕仰望又在老去时看着镜子里刻满伤疤皱纹的自己不断回忆过去,发现那时候的荣光只是一时的,任何荣誉、名利、金钱在现在看来远远不不值得背后的付出,也许在那个时候有人会后悔自己的目标是如此的愚蠢、荒唐、廉价,自己拼命追求的一切竟然只是大漠里的沙尘,带不走也留不住。

然而这并不全是博物馆给我的感动,它的公平和单纯同样不可忽视,它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只是阐述过去的故事,无论是自己对手成功的还是自己的失败。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差距,国内很难能找到几个描述二战时不带感情色彩的展览。但有时候,无情的阐述确实比愤慨激昂的控诉来的真实也来得伟大。

最后,那就是它的震慑力了。真希望有一天我们也可以如此自信而坦然的面对自己的失败,而不是一味的控诉敌人的罪恶,我们可以从哪怕是惨剧里找出自己的责任,这并不是为对方的罪恶辩护而是找让他们可以对我们罪恶的原因,为什么我们会弱到显露出让他们不惜战争的利益?这里一定有我们自己的原因在。

早期飞机

航天馆的飞机